中亚三国:见证“一带一路”进行时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4日
       9月30日-10月6日,

笔者与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节目组在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进行为期一周的采访, 走访了比什凯克、塔什干、撒马尔罕、苦盏、杜尚别等5个城市, 通过费尔干纳河谷、阿姆河、锡尔河谷, 探寻中亚国家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 了解这一宏大愿景的真实空间。为期 7 天的简短但密集的采访, 结果令人放心。走访过的三个国家和五个城市发现, 中亚国家和人民不仅对共同复兴古丝绸之路的伟大工程表示欢迎, 而且已经开始与中国合作取得进展。也就是说, 对于中亚国家来说, “一带一路”不再是空谈或观望, 而是正在发生, 如火如荼。前往中亚寻求“一带一路”倡议的可行性, 具有典型意义,

因为这里是“一带一路”倡议特别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的最早发源地。这一倡议不仅体现了中国共同发展的理念, 而且是立足于地区国家的普遍愿望;其次, 中亚是古丝绸之路的核心区域, 见证了丝绸之路文明的开端、盛世、兴盛、衰落, 具有与中国互动、共建“一带一路”的天然亲近感和安全感。新丝绸之路”;亚洲国家经济发展普遍滞后, 基础设施薄弱, 面临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压力, 城市化、现代化甚至工业化的需求也十分迫切。建设体验“靠近水塔”。走访中亚三国, 穿梭于古代与现实之间, 笔者一行首先扭转了中亚远离中国的错觉。事实上, 这种疏离感与汉唐以来陆上丝绸之路的衰落以及中国文化经济中心逐渐南下东移有很大关系。仅以吉尔吉斯斯坦为例,

2100多年前的张骞“开凿西域”, 在这里留下了辛勤的汗水和坚实的脚步; 1400多年前, 玄奘在往返于西方的途中, 在比什凯克东南部的伊塞克湖岸边留下了一段传奇。传奇; 1300多年前, 一个名叫李白的男孩降落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交界处的托卡马克(破碎的叶城), 宣告了一位伟大的中国诗人的诞生。背诵天山明月的传世诗句, 至少证明了当时的中亚不是世界末日, 而是邻国。喷气时代的今天, 中国与中亚山水相连, 天涯近在咫尺。从乌鲁木齐飞到中亚的中心城市并不比飞到中国中部、东部和南部地区花费的时间更多。或许推进“一带一路”首先要克服的是心理距离, 而不是地理距离。当我们处于“沿海向东开放”和“内陆向西开放”和东西向格局的新时代, 中西部地区已经从中部位置转向过去35年的后卫队到中锋队。它动人地矗立在我们面前, 成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第一个不可绕过的码头。包括本文提到的三个国家在内的中亚五国正在推进“一带一路”在发展倡议的过程中, 中国和中国具有巨大的互补优势。首先, 这些国家资源丰富, 石油、天然气、煤炭和有色金属储量均居世界前列。这些资源不仅对中国具有重要价值, 也是区域经济启动的第一桶金。不仅如此, 这里还是中国西气东输的战略通道。无论是自身的能源输入, 还是为西亚跨界油气提供捷径, 都堪称“咽喉”。二是中国与中亚国家在农业现代化和基础产业建设方面产业层次关系明显, 承接转移容易。费尔干纳盆地、阿姆河和锡尔河幅员辽阔, 是世界农业文明的发祥地之一, 淡水资源丰富, 土地肥沃, 盛产棉花、粮食、瓜果、牛羊。河中地区的大片小麦、水稻、棉花和成群的牛羊令人难忘。但中亚国家作为传统农业区, 经济发展水平普遍较低,

农业人口比例较高。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人口最多的国家, 不仅承受着3000万人口的巨大负担, 而且其中80%从事农牧业, 年轻人口占比高达60%。因此, 中国从农业大国成功跨越到初步工业化和现代化国家, 有足够的经验和条件帮助中亚国家建立现代农业, 以及纺织、皮革加工等轻工业, 帮助更多人摆脱原始农牧业, 转向城市生活。并吸纳大量劳动力, 避免经济和社会危机。第三, 中亚国家基础设施普遍薄弱, 无论是公路、铁路、空中交通运输, 还是水电供应、电信设施和三级服务硬件设施, 老龄化不足是一个共同特点。前苏联时期, 中亚国家本来就落后于同盟的整体发展水平。苏联解体20多年后, 发展不足导致债务大, 基础设施缺口大。
       情况远不如东南亚国家。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缺乏高速公路, 公路和铁路里程有限, 交通运输能力薄弱, 缺乏互联互通;机场数量少, 规模小, 辐射半径和密度不值一提;固定电话用户占比和移动覆盖率普遍偏低, 互联网覆盖几乎处于起步阶段。
       差距孕育动力, 落后孕育机遇。
       正是因为中国的发展总体上超过了中亚国家, 才提供了互补、共赢的可能。据悉, 中国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全面进入中亚国家, 做强做大, 相互成就。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张开双臂欢迎中国资本、企业和技术的到来。
       吉尔吉斯斯坦目前有数十家中资企业参与其油气勘探、开发、道路、桥梁和水电站建设。比什凯克中亚最大的Doldoy百货市场几乎被“中国制造”占领;乌兹别克斯坦各行各业, 包括油气开发、公路铁路建设和成套设备引进, 以及电信基础设施改造、网线建设等, 都活跃着中国企业的进驻;塔吉克斯坦几乎所有的道路都是中国公司修建的, 就连收费站的设施都是从中国进口的。在塔吉克斯坦, 笔者一行见证了中国互联互通的努力奇迹:路桥集团三年前建成的全长5.2公里的沙赫里斯坦隧道, 不仅是中亚最长的公路隧道, 也是迄今为止中国在海外建成的最长的单体隧道。更重要的是, 它结束了塔吉克斯坦的冬天。南北交通和货运完全中断的发展瓶颈被冰雪完全堵住。中国土建与中国铁建合作建设三孔五桥“瓦亚铁路”。虽然长不到50公里, 但工期短, 施工难度大。建成后, 塔吉克斯坦中南部的铁路将告别无法连接互联网甚至需要使用周边国家的问题。尴尬的局面, 以十倍于原铁路(200公里/小时)的运行速度、100年的使用寿命和抗9级地震的“中国标准”, 为国家未来的铁路预留了空间网络升级。 .基于丝绸之路的内在联系和丝绸之路精神的传承, 中亚国家与中国的人文交流也进展顺利。喜欢和学习汉语的学生和年轻人逐年增加。新疆师范大学与吉尔吉斯斯坦民族大学共建孔子学院的规模、质量和影响力在世界孔子学院中处于领先地位, 体现了中亚人文交流的畅通。当然, 面对1.4亿中国人出国旅游的巨大红利, 中亚国家在旅游开放和资源开发方面还远远不够, 潜力巨大。中国和中亚国家已经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路上, 但地区国家吸引外资、促进互联互通的软环境仍是薄弱环节, 堪比基础设施不足。中亚国家与中国政治关系稳定, 人民慷慨他们亲切友善, 但签证手续繁琐,

费用高昂, 外汇进出口管制严格, 住宿每日登记, 甚至海关人员敲诈勒索等, 所到访的三个国家仍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开放程度低和国际一体化不充分的阶段性滞后趋势, 势必制约区域社会经济的整体进步。当然, 中亚国家重新独立也不过20多年。此后, 他们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动荡和战争, 地理环境相对封闭。相信随着“一带一路”推动不同项目在地区国家落地落地, 带来巨大利益和福祉, 形成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 这些因素阻碍了进步和发展。一个开放、友好、包容、繁荣、充满活力的中亚必将向世界展示古老丝绸之路的辉煌。